去冰奶盖

我怕岁月匆匆,我怕来不及

【超级制霸】台风雨

没有明确攻受。灵感来源于真相是真真相是假两首歌,然后刚好想写个BE的文。陈立农视角3000+小短篇

BE 主超级制霸,内含长得俊(但是几乎可以算得上没有戏份,只是剧情需要)。注意避雷,洁癖慎点。

组合解散背景OOC,勿上升真人

 

 

*

*

*

 

“我真的陪他聊到黎明 真的同他最默契

   真的记得他所有怪癖真的最害怕分离”

 

七月份,又到了台风肆虐的季节。

组合解散九个月,又是没有通告的一天。

 

当初那个红极一时的限定组合解散之后,成员们天各一方。

有人继续大红大紫地展开个人事业,有人回公司和公司内练习生一起出道,有人做起了MC,有人成了原创歌手。

只有他。当年他没来得及做好充足的准备就以高人气出道,一年半的消耗与曝光之后,终于再也撑不下去。娱乐圈多得是各种类型有颜值有能力的新人,不缺他一个。时间久了,公司拼尽全力也只得来几个不痛不痒的综艺客串,一年前的忙碌奔波好像是梦境。

 

当时的九人关系好是真的,现在的九人天各一方也是真的。

 

陈立农赤脚在宿舍里走来走去。

气象台不停地发着台风预警。关窗,关灯,切掉电源。然后拖出藏在宿舍床下的一箱啤酒,靠着床脚席地而坐。

一系类动作行云流水。心情像天气一样糟糕。

今天下午林彦俊发了一条朋友圈,晒出了他和尤长靖的情侣耳环。

 

其实林彦俊尤长靖两人早就开始暧昧,组合解散后不久便正式确定了关系。

原组合成员们早就心照不宣地开着玩笑,经纪人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嘱咐别玩太过。

某次跟许凯浩闲聊的时候提到这件事,对方笑着说没想到林彦俊和尤长靖是这种关系好,被你们两个的96频道搞得,我都差点信了超级制霸是真的。

正在向咖啡里面加方糖的他突然顿住了。拼命控制自己,不让声音显得那么奇怪,然后缓缓地说:“我曾经也以为那是真的。”

 

手中的听装啤酒没过多久就见了底。依旧保持着勤俭习惯的人仰头喝掉最后一滴略带苦涩的液体。又嘭地一声,打开了下一罐啤酒。

关于那人的记忆太多太杂太纷乱,他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回忆。

 

大概是台风快要来了,宿舍楼外的天灰蒙蒙的。

那年冬天的廊坊,也总是这样灰蒙蒙的。

大陆地区才有的雾霾划拉着人的鼻腔,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他和林彦俊的相遇就是在那是相遇的。

 

最开始,陈立农觉得林彦俊很冷漠。

比赛之初,他对这里的一切都很陌生。第一次在宿舍相见时林彦俊便冷着脸与笑着想打招呼的自己擦间而过,尴尬的气氛瞬间蔓延了整个寝室,还好李长庚笑着打圆场,才让他不那么尴尬。后来林彦俊是寝室欢闹中的局外人。十几二十岁的男孩子们聚集在一起总是闲不住的,而林彦俊却可以在一片夸张的笑闹声中气定神闲地读着书。《追风筝的人》,他曾经听说过,是个温暖而又悲伤的故事。他始终觉得,这个比他大不了几岁的人身上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疏离感,那是林彦俊给自己小心翼翼做的茧。

再后来啊,林彦俊学聪明了。会亲昵地揉着他的头,也会不着痕迹地避开他满怀期待的视线;会在镜头前与他谈笑风生,也会在集体宿舍将他关心的话语一带而过;会不遗余力地cue他们的九六频道,也会在分配游戏任务时,悄悄避免和他一组。林彦俊会从他的茧中伸出一只手向他打招呼,但是从不允许他进入半步。

 

台风来了,窗外的天空突然有很多东西在飞。

街上被吹断的树枝,隔壁婆婆的水桶,还有不知道哪里飞来的废弃广告牌。平时没有被发现的小东西一个个的都飞了出来,像是一场盛大的聚会。

那年的大厂,也是这样一场盛大的聚会。

 

后来陈立农发现,林彦俊也可以热情。

比赛在进行着,当许凯浩、大舅、李长庚、林浩凯一个一个地走了之后,他才后知后觉地感觉到了分别。当网路上铺天盖地的谩骂声传来时,他才后知后觉地感觉到害怕。之前一直在老板的规划下安心的完成学业,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踏进这个圈子。都说出生牛犊不怕虎,他挺过了高强度的的训练,挺过了感冒和高烧,却没挺过舆论。

只剩下两个人的寝室空荡荡的,和林彦俊却慢慢的活络了起来。借着一起合作同一个舞台的契机,他们一起上班下班,一起在深夜的练习室挥洒汗水。渐渐地,开始一起去全时买草莓牛奶,开始在失眠的深夜一起聊些有的没的。他们想着珍珠奶茶的口感,怀念着蚵仔煎的味道,那段最黑暗的时间,他一直有林彦俊陪着。林彦俊会温柔地拍着他的后背,会一遍一遍的对他说不要想太多。

 

台风眼,是台风的中心。

风力迅速减小,降雨停止,出现了白天可看到阳光夜晚可见到星星的少云天空。

他们之间那些细碎的美好,像台风眼那样平静安宁,却转瞬即逝。

 

有那么关于林彦俊的几个瞬间,陈立农一直小心翼翼地保存在心里。

第三次公演舞台得到了意料之外的欢呼声,他终于忍不住在舞台角落哭了起来,是林彦俊带着火热温度的手轻轻附上他的后背的。

大厂训练的中间休息,穿上胖胖服的林彦俊冲着在一旁观看的他比划合作舞台的姿势,两人一唱一和,旁边的陆定昊居然吃起了醋。

出道后第一次的专辑准备如火如荼,而他偏偏找不到状态,练习时频频出错。他不知道林彦俊怎么找到那家味道这么正宗的盐酥鸡,哭着吃完后,第二天他神奇地找到状态。

见面会上的细心照顾他的林彦俊,不舒服时的贴心问候他的林彦俊,还有一边骂他“你小孩子哦?”一边把药片塞在他的手里的林彦俊,每一个林彦俊他都有用心收藏。

 

台风眼坚持不了多久,平静之后,又是大风大雨。

雨淋湿了整个天地,对面的楼房湿哒哒地在风中飘摇。

他们之间的狂风暴雨,好像来得格外猛烈。

 

品牌路演,林彦俊很少跟他有眼神交流,接的梗也都是台本上的,一句不多,一句不少。他没有理由说什么,只是觉得自己伸向林彦俊的手被冻住了。

见面会,他想要悄悄地拍拍林彦俊的后背,得到的却是下台后的嘶吼:“陈立农你疯了?那么多人都在看着!”

成年那天,生日会结束后队友们为他准备了surprise,他仗着自己成年了把自己灌醉,然后把林彦俊堵在了楼梯间的角落。断片之前,他只记得林彦俊明显的蝴蝶骨,冰凉的脖颈和带着奶油甜味的嘴唇。他说“我喜欢你。”,他乞求“让我试试走进你。”,他疯狂地戳着自己的心口说:“我想把你装在这里,温暖你。”。而林彦俊只问了他一句“陈立农你到底知道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就连拖带拽地把他扔到寝室的床上。

那天晚上他哭了,悄悄地。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经受过那样的谩骂怎么会没有想过后果?少年早熟的他已经准备好了所有的勇气和年轻独有的冲动,但是被林彦俊推开的一瞬间,所有的勇气都灰飞烟灭。

 

雨没有停,风却小了些。

天边露出惨白的颜色,窗户上的几根雨柱反射着微光。

那十八个月,是他人生中过得最快的十八个月。

 

陈立农刚刚成年的那段人生是这样的,好像永远有赶不完的通告,拍不完的代言,跑不完的路演,背不完的台词,睡不饱的觉,拼命想要塞在记忆最深处的场景,和拼命想要靠近的人。

直到现在他都觉得,那年的一炮而红,是上天给他开的玩笑。

不过他感谢这个玩笑,可以让他认识林彦俊,给他靠近林彦俊的机会。

生日那天过后他一直躲着林彦俊,因为太尴尬,因为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而对方却像个没事人一样,在躲不掉的一起进餐的餐桌上眼睛直勾勾地审视着他。连范丞丞和Justin都看出不对劲了,却被林彦俊一个小孩子别乱插嘴的眼神给瞪回去。

再后来呢?再后来日子还是那么着过,台前还是那样不明不暗的暧昧,台下还是那样适可而止的关心。大家都很忙,没空去帮你理清杂乱的头绪,没空去好好坐下来谈感情谈未来。他甚至怀疑生日那晚是梦境,如果林彦俊没有在两人独处时那样说。

那天有个只有他们两个人的站台活动,偌大的化妆间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他望向林彦俊想说点什么,盯着化妆镜的人却好像知道他要做什么一样,先他一步说出了口:“适可而止吧,我们输不起。”

 

大雨还在一直下,没有丝毫减小的迹象。

像是天破了一个窟窿,天河的水不停地向下翻涌。

陈立农的心上,也有个窟窿。

 

如果林彦俊不喜欢男生,他会舍不得把林彦俊掰弯接受世人的眼光。但是林彦俊喜欢尤长靖。

如果他有足够的能力足够的资源,他可以高调地示爱,可以护所爱之人周全。但是他几乎成了过气的明星。

所以他只能在几个月前团队的散伙饭上,悄悄对林彦俊说,就当过去的事情,是我替你和长靖打的掩护。然后不等任何回复,低着头跑去跟小鬼丞丞鬼叫。

 

一夜没睡加上半箱啤酒下肚,太阳穴突突地疼,胃里有种翻江倒海的难受。

陈立农摇摇晃晃地去洗了把脸,吃了点面包吞了罐咖啡准备去上班。

回忆变不了,天气总有一天会晴朗,再不努力,可能这个月连一个通告都接不到了。

 

*

*

*

 

后记:

很久以前的一个脑洞,或者不算脑洞,只是对哥哥弟弟两个人的一种担心,一种自说自话的碎碎念,毕竟CJZB是真的,可算写出来了。我这人比较奇怪,看多了小甜文不看点虐文就觉得难受,这篇文的大纲就是在看多了小甜文之后产生的。

原计划还有林彦俊视角,但是写一个陈立农视角已经让我心情抑郁吐血三升了,所以后续看缘分吧。

 

以上。

第一次写长篇,希望喜欢。

可以拥有小红心和小蓝手吗?


评论(1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