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冰奶盖

我怕岁月匆匆,我怕来不及

超级制霸从A到Z的小日常(3)

久等了。

含新糖!

之前一直找不到状态,看见今天的糖一个激灵就写出来了。

自己脑补的各种日常,OL背景有的,LA背景有的,出道后背景也有的

打打闹闹的小美好是他们的,OOC是我的


本次字母:P—Z

前文戳主页

是lofter改版后发的第一篇文,希望有人看得见,希望喜欢



——正文分割线——


P

Practice

 

“practice makes perfect.”

林彦俊一字一句地读给陈立农听。

然后放下书,瞪圆了眼睛解释道:

“所以不熟练的地方要好好练习。”

“书上说,一万个小时的练习才能成就完美。”

“但是有些练习,是可以放在日常生活中的。”

“比如早晨睡醒的时候,比如午间休息的时候,比如互道晚安的时候,也比如现在。”

 

被索吻的时候,陈立农满脸问号。

文艺青年真难搞,说了半天居然是为了这个。

 

 


Q

Quite

 

文艺青年林彦俊每日阅读时间的内心活动:

陈立农喜欢用叠词,比如很喜欢很喜欢阿俊,今天和阿俊一起去了全时所以很开心很开心。

陈立农喜欢用小孩子一样的比喻句,比如他觉得在大厂的日子像是被哈利波特施过的魔法。

陈立农喜欢记录琐琐碎碎的小日常,比如今天去买了草莓牛奶,昨天仔仔细细地跟木子洋讲了用牛奶泡泡面的方法。

陈立农……哎谁挡住光了?看不清字了!

 

“林彦俊!偷看我日记厚?”

“没啦!我在挑错别字!”

 

(为什么突然有一种攻受颠倒的感觉?)

 

 


R

Rules

(很短,悄悄偷懒)

 

林彦俊是一个不喜欢循规蹈矩的人。

或者说,他喜欢触犯所有他不喜欢的、认为不合理的规则。

比如在公司时点外卖、迟到。

比如在跑男上好不容易换到“攻”方非要去走禁止通行的通道。

 

但是喜欢上陈立农之后,对陈立农好成了林彦俊的第一准则。

 

所以跑男上,被陈立农那个小孩叫出去,结果一下子就被撕掉名牌的事情变得理所当然(摊手)

 

(跑男被陈立农叫出来就被撕的桥段来源于超话xjj们的文字repo)

 

 


S

Simple

 

陈立农这个人哦,真的好奇怪。

明明是个还没有成年的小孩子,有的时候却会像二十五岁的大人那样成熟。只听他唱歌的声音的话会觉得他像是三十岁,比赛期间面对那样大的压力还是一步步艰难地走出来了。很男人!

明明已经是快要成年的人了,有的时候却单纯得不像话。总是问那些我国小三年级就理解的问题,无辜的下垂眼像是未经世事的孩子。

但是就很喜欢这样奇怪的陈立农。

——林彦俊

 

阿俊这个人,真的奇怪ne!

明明超级温柔超级体贴,却总板着脸是给人一种不好惹的感觉。其实他会不露痕迹地陪你练习(喂!陈立农,只是你特殊而已),在看不见的角落轻轻拍着后背,像小时候被阿麽拍着哄着睡觉那样令人安心。

明明已经是二十几岁的人了,还幼稚地像个小孩子。就比如在LA傻乎乎挥着魔杖啊,走着走着居然可以和队友走丢这种事啊。还有嘲笑我像小孩子!这些事,除了幼稚鬼林彦俊,还有谁干得出来?

但是就很喜欢这样奇怪的林彦俊。

——陈立农

 

 


T

Talk about

 

在一起之后,有一个话题成为两个人谈论的焦点。

 

“彦俊你看哦,超话里这个小姐姐说身高定攻受是定律哎。”

“你没看见他后面补的那句但是林彦俊也太A了吧”

 

“彦俊彦俊,你看她们说,年下攻什么的最萌了。”

“他们说的是凡哥,人家有腹肌,你有吗?”

 

“彦俊快看……”

 

“最后八哥被陈立农搞烦了,直接扑上去吻到陈立农喘不过来气。”林超泽边咬着苹果边说,“这个林彦俊哦,都谈恋爱了也不知道要温柔一点。”

“八哥也真是的!不能对我的one pick温柔点吗?”旁边的陆定昊补充道。

因为某次出境而对超级制霸两个人产生浓厚兴趣的卜凡先生听了,觉得不天天想些个55667788的理由反攻的老岳是全世界最懂事的。

 

 


U

Unique

 

林彦俊最近有点慌,林彦俊最近很没有安全感。

都在一起了,陈立农不应该对自己比较特别一点吗?

今天和朱正廷搂搂抱抱,明天和黄明昊暧昧地亲亲,还时不时对蔡徐坤星星眼是怎么回事哦?

林制霸再不出马,自家小孩可能快要被拐跑了。

 

所以这次,平时懒洋洋的林彦俊第一个跑去换衣服,并且抢走农农之前穿过的那件条纹衬衫。所以这次talk部分“处心积虑”地cue农农拔牙时哭出来的小秘密。所以这次在品尝三明治环节悄悄做了手脚,一定要让农农尝自己做的三明治。

这次和农农咬耳朵的时候有听见台下的尖叫声稍微大了一点点,这次看到林彦俊的灯牌有和陈立农粉粉的灯牌挤在一起。

YES!主权认证成功!

 

 


V

Virtue

 

来自小芙的控诉:

小芙最近有点不开心。

One pick被抢这件事已经是几个月以前的事情了,我正在一点点慢慢接受并积蓄能量,夺回农农。但是八哥最近真的越来越嚣张了,公然在他能触及到的各种社交平台里秀恩爱。

群聊里面的表情包,是最初级的。但是我真的不是很懂,决赛现场林彦俊陈立农两个人拥抱的动图,用在所有场合真的好吗?

朋友圈就不要说了,各种冷笑话,我们只是想刷个朋友圈就不要折磨我们了好吗?然后陈立农还会在冷笑话下面评论一串“哈哈哈哈哈哈”。好吧,我的one pick有一身优点,只有笑点低这一个缺点。

微博是重灾区。上次农农说想吃卤肉饭,林彦俊这家伙真的去了那家农农推荐的卤肉饭店面,还发了微博故事。不仅如此,自己自拍被粉丝嫌弃就算了,为什么要把这样奇怪的自拍角度和姿势教给农农?虽然农农颜值高什么角度都hold住,但是也不能天天这么折腾啊。

最过分的是见面会,咬耳朵啊,拉手手啊,对着傻笑啊这种是低级的。搂腰、整个人挂身上这种事情我都没眼看!

好了,我看见农农发朋友圈了,先溜了。我一定要抢到农农的首赞。

 


 

W

Water

 

陆定昊:林彦俊是处女座。

林超泽:林彦俊有洁癖。

尤长靖:很严重的那种。

陆定昊:所以现在很不正常。

林超泽:所以我才把你们叫来的嘛!

 

练习室另一端:

林彦俊瘫在墙边喝着水。

陈立农走过去坐在旁边,无比自然地拿过林彦俊手里的饮料瓶喝起来。

“你不会自己拿一瓶哦?”

“就,你手里的比较好喝啦。”

然后某酒窝持有者毫不掩饰地露出自己的酒窝……抢回了水……对嘴喝了一口。

 


 

X

Xanadu

 

大厂是个世外桃源。尤其是练习firewalking的那段时间。

他可以和林彦俊24小时除了上厕所都在一起。

他可以不计后果地撒娇卖萌,他可以凑不要脸地一直往哥哥身上贴。

他可以想尽一切办法向林彦俊试探。试探他的喜欢,试探他什么时候开口。

反正每天都要训练,队长怎么好意思在没人的地方对center做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

躺在床上、腰下垫了一个软软的枕头的陈立农这样想。

 

大厂外是个世外桃源。尤其是第二天没有通告的日子。

他可以在没有被摄像头覆盖的角落不顾一切地抱住陈立农亲吻他的发旋。

他可以恶趣味地把小孩的顺毛揉地一团糟,不用担心他乱糟糟的样子被站姐拍到。

他可以在没有通告的晚上将喜欢的小孩欺负一顿,发泄醋意也好,表达爱意也好。

他可以不加掩饰地用赤裸裸的充满爱意的眼神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就想现在一样。

坐在床边,给陈立农倒了一杯温水并监督他喝下去的林彦俊这样想。

 

 


Y

Youth

 

林彦俊觉得,是时候要对小孩进行一些思想上的提高与升华了。

富贵那个小孩脱衣服就算了,陈立农居然也开始悄咪咪撩衣服秀腹肌了!

 

“陈立农,知道粉丝为什么要叫你茶杯兔吗?”

“唉?不是因为那次我躲在水缸里了吗?”

“那只是一个原因啦!还有就是,可爱的茶杯兔总是呆在茶杯里只露一个头的,很少站起来甚至撩衣服!”

“可是我是man,帅,有型本人了啦!粉丝还说我是北极兔~超A的!”

“北极兔就撩衣服了吗?!”

“北极兔……不穿衣服吧?还有林彦俊你要说话就好好说话不要一直揉我的头发啦!发型姐姐刚给我吹的发型哎!”

林彦俊,败!

 


 

Z

Zero

 

陈立农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练习室的木质地板上。自己身上穿着粉色的A班的衣服。

咦?回到大厂了?

门外,彼时留着黑发的林彦俊拖着疲惫的步伐从A班练习室的门口路过。

没来得及想太多,站起来就朝那人跑去:“阿俊!”

 

站在陈立农床头的林彦俊叹了一口气,坐到床边,握住还在睡着的小孩的手。

“别怕,我在。”

另一只手轻轻顺着小孩的背,一下一下地,无奈地,宠溺地,心疼地安抚着做恶梦的小孩。

 

林彦俊出现在陈立农房间的那一刻,小鬼就开始悄悄向门边蹭,然后精准地在两人抱到一起后从房间撤离。

发送消息:陈立农做噩梦*7,林彦俊早起*6。林彦俊起床气消失指日可待!(群聊名称:今天超级制霸撒狗粮了吗)



END


今天的我可以拥有你们的小心心吗?

评论(2)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