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冰奶盖

我怕岁月匆匆,我怕来不及

【超级制霸】守护(HP向)(一)

*OOC 勿上升真人

*超级制霸

*HP背景

 

 

那些拥有魔法的人,被叫做巫师;没有魔法的人,被巫师叫做麻瓜。

巫师们聚集在一起,建立了一个属于自己的社会体系。在巫师的世界里,魔法部相当于政府部门,傲罗相当于警察,各家各户的壁炉通过某种方式连在一起,被叫做飞路网,是一种交通工具,只要钻进飞路粉在壁炉中产生的火焰,就可以瞬间转移到你想要去的地方。

 


 

 

早高峰是城市交通系统最可怕的时间段之一。地铁、公交、马路,目之所及,都是匆匆赶去上班的人。

陈立农也是人群中的一员。成套的西装是带着些年轻气息的款式,没来得及仔细打理的头发随着奔跑的动作扬起。

不同于大多数人,他没有走向繁华街区的写字楼,而是七拐八绕地来到了一条僻静的小路,进入一家脏兮兮的古董店。

小店四周的墙壁被壁炉包围着。几个早一步到店的人,站在壁炉的火焰中大声地说着奇怪的地名,然后突然就消失不见了。

古董店的柜台后,一个穿着巫师袍、满脸皱纹的老奶奶正一颗一颗地数着银元。

陈立农驾轻就熟地将一枚画着奇怪字符的银元拍在柜台上。

“去魔法部。”

“左边第一个炉子。自己拿飞路粉。”

跑进壁炉,抓一把绿色的粉末向下撒,撒下的粉末燃起了巨大的火焰。陈立农在火焰中大声喊了句魔法部。眨眼间,火焰中的人也消失了。

 

方才消失在火焰中的陈立农出现在了魔法部的壁炉中,他口中的魔法部是个金碧辉煌的大建筑:一排排壁炉整齐地排在宽敞的门廊两侧,不少人同他一样从壁炉中走出,接着是登记处,登记员拦住进入魔法部的人,对进来的每个人作例行的身份确认。

他随着人流走着,适时掏出放在口袋里面的魔杖,递给面前的登记员——在巫师们的世界中,每个人的魔杖都不尽相同,魔杖是巫师们身份的象征。

“魔法法律执行司,傲罗指挥部,傲罗,陈立农。”

收回魔杖,陈立农整了整衣服走进魔法部的大厅。今天是他成为正式傲罗的第一天。

想在寸土寸金的上海建个大楼还不被麻瓜们发现,实在是有点困难,所以魔法部是个完完全全的地下建筑。尽管如此,这里顶部气派的拱形玻璃总给人一种高耸入云的感觉。大厅中间是个圆形喷泉,正对着门廊的那面墙挂着蔡徐坤——现任魔法部部长——的肖像和竞选宣言。

 

陈立农一路走向二楼走廊的尽头,这里是傲罗指挥部的办公室。

除了指挥部部长外,所有的傲罗都在一个大的办公室办公。办公室的墙上贴满了各个嫌疑犯、通缉犯的照片。此时办公室里没有人,大概出外勤的出外勤,迟到的迟到——部长王子异从来不在乎迟到这种细枝末节的事情,把案子办好、把黑巫师抓到才是王道。

陈立农走到属于自己的桌子前坐下,从左边锁住的抽屉里拿出一张世界地图,在台湾岛的位置上画了个大大的叉号。又从台湾的南部出发画了个箭头,指向了位于中国南部的广东省。

这张地图上早就标记了大大小小不同的符号和备注。从毕业起,陈立农就开始攒钱、利用所有的假期走遍和那个人有千丝万缕联系的国家去找那个人。上个周末终于有些新线索:在台南,一位阿婆告诉他,两年前有个沉默寡言的房客从这里搬走,去了广州。当阿婆说那个人总拿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说着些别人听不懂的话,笑起来有酒窝的时候,陈立农几乎可以断定阿婆曾经的房客就是他要找的人。

阿婆讲的,完全就是林彦俊的样子嘛。

 

“弄弄,画什么呢呀?”一个懒洋洋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

“洋……洋哥?你什么时候来的?”

木子洋打了个哈欠:“我昨晚赶了个报告,没走。”

 

木子洋告诉陈立农今早麻瓜挖隧道修铁路的时候出了点差错,差点炸平了一座山。“子异怀疑有巫师在中间作祟,一大早就风风火火地抓了几个还在上班路上的人出外勤。麻瓜研究处那边上个星期就来要人一起地毯式搜寻违禁物了,今天恐怕出什么问题都要我们两个人处理。但愿没有哪个倒霉孩子把自己给冻住,或者给姨妈充气。”

木子洋絮絮叨叨地说着说着又绕回了最初的问题:“弄弄,你那地图是干啥的?瞧你那一个一个叉叉画的。找什么呢,告诉你洋哥,说不定我还能帮帮你呢。”

陈立农想了想,突然反问:“洋哥,你有没有想要一直守护在身边的人?”

“有啊,并且小弟一直在我身边。”

“我把那个人弄丢了,现在想找回来。”

陈立农低着头,一字一句地说。

 

 

 

广州,一间廉价的出租屋内。

一个长相俊秀的男人躺在狭窄的单人床上,手里把玩着一颗水晶球。昏暗的房间里,只有男人手上的水晶球散发着温柔的光芒。这是男人仅存的传家之宝,只要将被预言者的贴身之物放在上面,这个水晶球就能预知到他的未来。

“近况很好,但是不久会迎来灾难。”

男人盯着水晶球看了好久,依旧是这个结果。

还是想去看看。

男人放下水晶球,拿起放在水晶球上的手链在手指摩挲。

劣质的手链有些磨损,扣环的地方被深深浅浅地刻了三个字母:

LEO

男人不自觉地笑了笑,酒窝悄悄爬到他的脸上。

后天吧,房子的租期到后天截至。

 

 



第一次尝试长篇,希望喜欢

下一章见面

【超级制霸】守护(HP向)(序)

(或者说是预告也可以)

*OOC 勿上升真人

*超级制霸

*HP背景

*这只是一篇序言/没啥剧情/反正就是定个基调/HP相关名词的解释我会在文末写上

 

 

 

 

槲寄生知道些浪漫的秘密

黑森林藏起了温柔和危机

水晶球在悄悄地讲着故事

星星们的轨迹昭告着未来

巫师划着魔杖擦破了空气

魔咒中的光影在黑夜闪熠

 

世间千万人

所求千万物

荣华富贵  功名利禄

光宗耀祖  留名千古

还是  仅仅为了守护

……

相似的人有着相似的活法

不同的人握着不同的筹码

在相同的世界中打打闹闹

 

成败输赢

不过一念之间

 

 

“林彦俊,你曾经不是这个样子的。”

“我曾经是什么样子的?不记得了。”

 

“陈立农你这个疯子!”

 

“林彦俊。”

“……”

“相信我。”

“……”

 

“陈立农,算了吧。”

“……”

“不会有结果的。”

“我想试试。”

 

 

 

 

关于槲寄生:一种植物。“北欧神话中,和平之神Balder被邪恶之神Loki以槲寄生所制成的箭射死,Balder的母亲——爱神Freya得知后痛不欲生,和众神想尽办法挽救Balder的生命,终于将他救活。Freya非常感激,因此承诺无论谁站在槲寄生下,便赐给那个人一个亲吻……” 传说在槲寄生下亲吻的情侣,会厮守到永远。 (这段文字来源百度)

(并不是哈利波特里面的名词,但是某个小朋友看完我的草稿之后疑惑了一小下下,所以就顺手粘贴上了)

至于黑森林……就是一个很危险,有很多魔法生物的森林啦~


依旧,希望喜欢~

沉迷手臂线条
沉迷美好侧颜
无法自拔

图cr.未来予想国

想在陈立农的鼻梁上滑滑梯!

图cr.logo
为秋分姐姐打电话~

眼镜农
舔多少遍都不够

图cr:养农日记,一杯浓茶

“我想要站在你身后
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图cr.一杯浓茶

始终对立麦爱的深沉

图cr.农农的超级农场,一杯浓茶
农场姐姐和浓茶姐姐都是神仙站姐~

我所见过最好的友情
是刚好在彼此身边
是一抬头就看得见的笑眼

【超级制霸】台风雨

没有明确攻受。灵感来源于真相是真真相是假两首歌,然后刚好想写个BE的文。陈立农视角3000+小短篇

BE 主超级制霸,内含长得俊(但是几乎可以算得上没有戏份,只是剧情需要)。注意避雷,洁癖慎点。

组合解散背景OOC,勿上升真人

 

 

*

*

*

 

“我真的陪他聊到黎明 真的同他最默契

   真的记得他所有怪癖真的最害怕分离”

 

七月份,又到了台风肆虐的季节。

组合解散九个月,又是没有通告的一天。

 

当初那个红极一时的限定组合解散之后,成员们天各一方。

有人继续大红大紫地展开个人事业,有人回公司和公司内练习生一起出道,有人做起了MC,有人成了原创歌手。

只有他。当年他没来得及做好充足的准备就以高人气出道,一年半的消耗与曝光之后,终于再也撑不下去。娱乐圈多得是各种类型有颜值有能力的新人,不缺他一个。时间久了,公司拼尽全力也只得来几个不痛不痒的综艺客串,一年前的忙碌奔波好像是梦境。

 

当时的九人关系好是真的,现在的九人天各一方也是真的。

 

陈立农赤脚在宿舍里走来走去。

气象台不停地发着台风预警。关窗,关灯,切掉电源。然后拖出藏在宿舍床下的一箱啤酒,靠着床脚席地而坐。

一系类动作行云流水。心情像天气一样糟糕。

今天下午林彦俊发了一条朋友圈,晒出了他和尤长靖的情侣耳环。

 

其实林彦俊尤长靖两人早就开始暧昧,组合解散后不久便正式确定了关系。

原组合成员们早就心照不宣地开着玩笑,经纪人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嘱咐别玩太过。

某次跟许凯浩闲聊的时候提到这件事,对方笑着说没想到林彦俊和尤长靖是这种关系好,被你们两个的96频道搞得,我都差点信了超级制霸是真的。

正在向咖啡里面加方糖的他突然顿住了。拼命控制自己,不让声音显得那么奇怪,然后缓缓地说:“我曾经也以为那是真的。”

 

手中的听装啤酒没过多久就见了底。依旧保持着勤俭习惯的人仰头喝掉最后一滴略带苦涩的液体。又嘭地一声,打开了下一罐啤酒。

关于那人的记忆太多太杂太纷乱,他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回忆。

 

大概是台风快要来了,宿舍楼外的天灰蒙蒙的。

那年冬天的廊坊,也总是这样灰蒙蒙的。

大陆地区才有的雾霾划拉着人的鼻腔,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他和林彦俊的相遇就是在那是相遇的。

 

最开始,陈立农觉得林彦俊很冷漠。

比赛之初,他对这里的一切都很陌生。第一次在宿舍相见时林彦俊便冷着脸与笑着想打招呼的自己擦间而过,尴尬的气氛瞬间蔓延了整个寝室,还好李长庚笑着打圆场,才让他不那么尴尬。后来林彦俊是寝室欢闹中的局外人。十几二十岁的男孩子们聚集在一起总是闲不住的,而林彦俊却可以在一片夸张的笑闹声中气定神闲地读着书。《追风筝的人》,他曾经听说过,是个温暖而又悲伤的故事。他始终觉得,这个比他大不了几岁的人身上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疏离感,那是林彦俊给自己小心翼翼做的茧。

再后来啊,林彦俊学聪明了。会亲昵地揉着他的头,也会不着痕迹地避开他满怀期待的视线;会在镜头前与他谈笑风生,也会在集体宿舍将他关心的话语一带而过;会不遗余力地cue他们的九六频道,也会在分配游戏任务时,悄悄避免和他一组。林彦俊会从他的茧中伸出一只手向他打招呼,但是从不允许他进入半步。

 

台风来了,窗外的天空突然有很多东西在飞。

街上被吹断的树枝,隔壁婆婆的水桶,还有不知道哪里飞来的废弃广告牌。平时没有被发现的小东西一个个的都飞了出来,像是一场盛大的聚会。

那年的大厂,也是这样一场盛大的聚会。

 

后来陈立农发现,林彦俊也可以热情。

比赛在进行着,当许凯浩、大舅、李长庚、林浩凯一个一个地走了之后,他才后知后觉地感觉到了分别。当网路上铺天盖地的谩骂声传来时,他才后知后觉地感觉到害怕。之前一直在老板的规划下安心的完成学业,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踏进这个圈子。都说出生牛犊不怕虎,他挺过了高强度的的训练,挺过了感冒和高烧,却没挺过舆论。

只剩下两个人的寝室空荡荡的,和林彦俊却慢慢的活络了起来。借着一起合作同一个舞台的契机,他们一起上班下班,一起在深夜的练习室挥洒汗水。渐渐地,开始一起去全时买草莓牛奶,开始在失眠的深夜一起聊些有的没的。他们想着珍珠奶茶的口感,怀念着蚵仔煎的味道,那段最黑暗的时间,他一直有林彦俊陪着。林彦俊会温柔地拍着他的后背,会一遍一遍的对他说不要想太多。

 

台风眼,是台风的中心。

风力迅速减小,降雨停止,出现了白天可看到阳光夜晚可见到星星的少云天空。

他们之间那些细碎的美好,像台风眼那样平静安宁,却转瞬即逝。

 

有那么关于林彦俊的几个瞬间,陈立农一直小心翼翼地保存在心里。

第三次公演舞台得到了意料之外的欢呼声,他终于忍不住在舞台角落哭了起来,是林彦俊带着火热温度的手轻轻附上他的后背的。

大厂训练的中间休息,穿上胖胖服的林彦俊冲着在一旁观看的他比划合作舞台的姿势,两人一唱一和,旁边的陆定昊居然吃起了醋。

出道后第一次的专辑准备如火如荼,而他偏偏找不到状态,练习时频频出错。他不知道林彦俊怎么找到那家味道这么正宗的盐酥鸡,哭着吃完后,第二天他神奇地找到状态。

见面会上的细心照顾他的林彦俊,不舒服时的贴心问候他的林彦俊,还有一边骂他“你小孩子哦?”一边把药片塞在他的手里的林彦俊,每一个林彦俊他都有用心收藏。

 

台风眼坚持不了多久,平静之后,又是大风大雨。

雨淋湿了整个天地,对面的楼房湿哒哒地在风中飘摇。

他们之间的狂风暴雨,好像来得格外猛烈。

 

品牌路演,林彦俊很少跟他有眼神交流,接的梗也都是台本上的,一句不多,一句不少。他没有理由说什么,只是觉得自己伸向林彦俊的手被冻住了。

见面会,他想要悄悄地拍拍林彦俊的后背,得到的却是下台后的嘶吼:“陈立农你疯了?那么多人都在看着!”

成年那天,生日会结束后队友们为他准备了surprise,他仗着自己成年了把自己灌醉,然后把林彦俊堵在了楼梯间的角落。断片之前,他只记得林彦俊明显的蝴蝶骨,冰凉的脖颈和带着奶油甜味的嘴唇。他说“我喜欢你。”,他乞求“让我试试走进你。”,他疯狂地戳着自己的心口说:“我想把你装在这里,温暖你。”。而林彦俊只问了他一句“陈立农你到底知道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就连拖带拽地把他扔到寝室的床上。

那天晚上他哭了,悄悄地。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经受过那样的谩骂怎么会没有想过后果?少年早熟的他已经准备好了所有的勇气和年轻独有的冲动,但是被林彦俊推开的一瞬间,所有的勇气都灰飞烟灭。

 

雨没有停,风却小了些。

天边露出惨白的颜色,窗户上的几根雨柱反射着微光。

那十八个月,是他人生中过得最快的十八个月。

 

陈立农刚刚成年的那段人生是这样的,好像永远有赶不完的通告,拍不完的代言,跑不完的路演,背不完的台词,睡不饱的觉,拼命想要塞在记忆最深处的场景,和拼命想要靠近的人。

直到现在他都觉得,那年的一炮而红,是上天给他开的玩笑。

不过他感谢这个玩笑,可以让他认识林彦俊,给他靠近林彦俊的机会。

生日那天过后他一直躲着林彦俊,因为太尴尬,因为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而对方却像个没事人一样,在躲不掉的一起进餐的餐桌上眼睛直勾勾地审视着他。连范丞丞和Justin都看出不对劲了,却被林彦俊一个小孩子别乱插嘴的眼神给瞪回去。

再后来呢?再后来日子还是那么着过,台前还是那样不明不暗的暧昧,台下还是那样适可而止的关心。大家都很忙,没空去帮你理清杂乱的头绪,没空去好好坐下来谈感情谈未来。他甚至怀疑生日那晚是梦境,如果林彦俊没有在两人独处时那样说。

那天有个只有他们两个人的站台活动,偌大的化妆间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他望向林彦俊想说点什么,盯着化妆镜的人却好像知道他要做什么一样,先他一步说出了口:“适可而止吧,我们输不起。”

 

大雨还在一直下,没有丝毫减小的迹象。

像是天破了一个窟窿,天河的水不停地向下翻涌。

陈立农的心上,也有个窟窿。

 

如果林彦俊不喜欢男生,他会舍不得把林彦俊掰弯接受世人的眼光。但是林彦俊喜欢尤长靖。

如果他有足够的能力足够的资源,他可以高调地示爱,可以护所爱之人周全。但是他几乎成了过气的明星。

所以他只能在几个月前团队的散伙饭上,悄悄对林彦俊说,就当过去的事情,是我替你和长靖打的掩护。然后不等任何回复,低着头跑去跟小鬼丞丞鬼叫。

 

一夜没睡加上半箱啤酒下肚,太阳穴突突地疼,胃里有种翻江倒海的难受。

陈立农摇摇晃晃地去洗了把脸,吃了点面包吞了罐咖啡准备去上班。

回忆变不了,天气总有一天会晴朗,再不努力,可能这个月连一个通告都接不到了。

 

*

*

*

 

后记:

很久以前的一个脑洞,或者不算脑洞,只是对哥哥弟弟两个人的一种担心,一种自说自话的碎碎念,毕竟CJZB是真的,可算写出来了。我这人比较奇怪,看多了小甜文不看点虐文就觉得难受,这篇文的大纲就是在看多了小甜文之后产生的。

原计划还有林彦俊视角,但是写一个陈立农视角已经让我心情抑郁吐血三升了,所以后续看缘分吧。

 

以上。

第一次写长篇,希望喜欢。

可以拥有小红心和小蓝手吗?


超级制霸从A到Z的小日常(3)

久等了。

含新糖!

之前一直找不到状态,看见今天的糖一个激灵就写出来了。

自己脑补的各种日常,OL背景有的,LA背景有的,出道后背景也有的

打打闹闹的小美好是他们的,OOC是我的


本次字母:P—Z

前文戳主页

是lofter改版后发的第一篇文,希望有人看得见,希望喜欢



——正文分割线——


P

Practice

 

“practice makes perfect.”

林彦俊一字一句地读给陈立农听。

然后放下书,瞪圆了眼睛解释道:

“所以不熟练的地方要好好练习。”

“书上说,一万个小时的练习才能成就完美。”

“但是有些练习,是可以放在日常生活中的。”

“比如早晨睡醒的时候,比如午间休息的时候,比如互道晚安的时候,也比如现在。”

 

被索吻的时候,陈立农满脸问号。

文艺青年真难搞,说了半天居然是为了这个。

 

 


Q

Quite

 

文艺青年林彦俊每日阅读时间的内心活动:

陈立农喜欢用叠词,比如很喜欢很喜欢阿俊,今天和阿俊一起去了全时所以很开心很开心。

陈立农喜欢用小孩子一样的比喻句,比如他觉得在大厂的日子像是被哈利波特施过的魔法。

陈立农喜欢记录琐琐碎碎的小日常,比如今天去买了草莓牛奶,昨天仔仔细细地跟木子洋讲了用牛奶泡泡面的方法。

陈立农……哎谁挡住光了?看不清字了!

 

“林彦俊!偷看我日记厚?”

“没啦!我在挑错别字!”

 

(为什么突然有一种攻受颠倒的感觉?)

 

 


R

Rules

(很短,悄悄偷懒)

 

林彦俊是一个不喜欢循规蹈矩的人。

或者说,他喜欢触犯所有他不喜欢的、认为不合理的规则。

比如在公司时点外卖、迟到。

比如在跑男上好不容易换到“攻”方非要去走禁止通行的通道。

 

但是喜欢上陈立农之后,对陈立农好成了林彦俊的第一准则。

 

所以跑男上,被陈立农那个小孩叫出去,结果一下子就被撕掉名牌的事情变得理所当然(摊手)

 

(跑男被陈立农叫出来就被撕的桥段来源于超话xjj们的文字repo)

 

 


S

Simple

 

陈立农这个人哦,真的好奇怪。

明明是个还没有成年的小孩子,有的时候却会像二十五岁的大人那样成熟。只听他唱歌的声音的话会觉得他像是三十岁,比赛期间面对那样大的压力还是一步步艰难地走出来了。很男人!

明明已经是快要成年的人了,有的时候却单纯得不像话。总是问那些我国小三年级就理解的问题,无辜的下垂眼像是未经世事的孩子。

但是就很喜欢这样奇怪的陈立农。

——林彦俊

 

阿俊这个人,真的奇怪ne!

明明超级温柔超级体贴,却总板着脸是给人一种不好惹的感觉。其实他会不露痕迹地陪你练习(喂!陈立农,只是你特殊而已),在看不见的角落轻轻拍着后背,像小时候被阿麽拍着哄着睡觉那样令人安心。

明明已经是二十几岁的人了,还幼稚地像个小孩子。就比如在LA傻乎乎挥着魔杖啊,走着走着居然可以和队友走丢这种事啊。还有嘲笑我像小孩子!这些事,除了幼稚鬼林彦俊,还有谁干得出来?

但是就很喜欢这样奇怪的林彦俊。

——陈立农

 

 


T

Talk about

 

在一起之后,有一个话题成为两个人谈论的焦点。

 

“彦俊你看哦,超话里这个小姐姐说身高定攻受是定律哎。”

“你没看见他后面补的那句但是林彦俊也太A了吧”

 

“彦俊彦俊,你看她们说,年下攻什么的最萌了。”

“他们说的是凡哥,人家有腹肌,你有吗?”

 

“彦俊快看……”

 

“最后八哥被陈立农搞烦了,直接扑上去吻到陈立农喘不过来气。”林超泽边咬着苹果边说,“这个林彦俊哦,都谈恋爱了也不知道要温柔一点。”

“八哥也真是的!不能对我的one pick温柔点吗?”旁边的陆定昊补充道。

因为某次出境而对超级制霸两个人产生浓厚兴趣的卜凡先生听了,觉得不天天想些个55667788的理由反攻的老岳是全世界最懂事的。

 

 


U

Unique

 

林彦俊最近有点慌,林彦俊最近很没有安全感。

都在一起了,陈立农不应该对自己比较特别一点吗?

今天和朱正廷搂搂抱抱,明天和黄明昊暧昧地亲亲,还时不时对蔡徐坤星星眼是怎么回事哦?

林制霸再不出马,自家小孩可能快要被拐跑了。

 

所以这次,平时懒洋洋的林彦俊第一个跑去换衣服,并且抢走农农之前穿过的那件条纹衬衫。所以这次talk部分“处心积虑”地cue农农拔牙时哭出来的小秘密。所以这次在品尝三明治环节悄悄做了手脚,一定要让农农尝自己做的三明治。

这次和农农咬耳朵的时候有听见台下的尖叫声稍微大了一点点,这次看到林彦俊的灯牌有和陈立农粉粉的灯牌挤在一起。

YES!主权认证成功!

 

 


V

Virtue

 

来自小芙的控诉:

小芙最近有点不开心。

One pick被抢这件事已经是几个月以前的事情了,我正在一点点慢慢接受并积蓄能量,夺回农农。但是八哥最近真的越来越嚣张了,公然在他能触及到的各种社交平台里秀恩爱。

群聊里面的表情包,是最初级的。但是我真的不是很懂,决赛现场林彦俊陈立农两个人拥抱的动图,用在所有场合真的好吗?

朋友圈就不要说了,各种冷笑话,我们只是想刷个朋友圈就不要折磨我们了好吗?然后陈立农还会在冷笑话下面评论一串“哈哈哈哈哈哈”。好吧,我的one pick有一身优点,只有笑点低这一个缺点。

微博是重灾区。上次农农说想吃卤肉饭,林彦俊这家伙真的去了那家农农推荐的卤肉饭店面,还发了微博故事。不仅如此,自己自拍被粉丝嫌弃就算了,为什么要把这样奇怪的自拍角度和姿势教给农农?虽然农农颜值高什么角度都hold住,但是也不能天天这么折腾啊。

最过分的是见面会,咬耳朵啊,拉手手啊,对着傻笑啊这种是低级的。搂腰、整个人挂身上这种事情我都没眼看!

好了,我看见农农发朋友圈了,先溜了。我一定要抢到农农的首赞。

 


 

W

Water

 

陆定昊:林彦俊是处女座。

林超泽:林彦俊有洁癖。

尤长靖:很严重的那种。

陆定昊:所以现在很不正常。

林超泽:所以我才把你们叫来的嘛!

 

练习室另一端:

林彦俊瘫在墙边喝着水。

陈立农走过去坐在旁边,无比自然地拿过林彦俊手里的饮料瓶喝起来。

“你不会自己拿一瓶哦?”

“就,你手里的比较好喝啦。”

然后某酒窝持有者毫不掩饰地露出自己的酒窝……抢回了水……对嘴喝了一口。

 


 

X

Xanadu

 

大厂是个世外桃源。尤其是练习firewalking的那段时间。

他可以和林彦俊24小时除了上厕所都在一起。

他可以不计后果地撒娇卖萌,他可以凑不要脸地一直往哥哥身上贴。

他可以想尽一切办法向林彦俊试探。试探他的喜欢,试探他什么时候开口。

反正每天都要训练,队长怎么好意思在没人的地方对center做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

躺在床上、腰下垫了一个软软的枕头的陈立农这样想。

 

大厂外是个世外桃源。尤其是第二天没有通告的日子。

他可以在没有被摄像头覆盖的角落不顾一切地抱住陈立农亲吻他的发旋。

他可以恶趣味地把小孩的顺毛揉地一团糟,不用担心他乱糟糟的样子被站姐拍到。

他可以在没有通告的晚上将喜欢的小孩欺负一顿,发泄醋意也好,表达爱意也好。

他可以不加掩饰地用赤裸裸的充满爱意的眼神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就想现在一样。

坐在床边,给陈立农倒了一杯温水并监督他喝下去的林彦俊这样想。

 

 


Y

Youth

 

林彦俊觉得,是时候要对小孩进行一些思想上的提高与升华了。

富贵那个小孩脱衣服就算了,陈立农居然也开始悄咪咪撩衣服秀腹肌了!

 

“陈立农,知道粉丝为什么要叫你茶杯兔吗?”

“唉?不是因为那次我躲在水缸里了吗?”

“那只是一个原因啦!还有就是,可爱的茶杯兔总是呆在茶杯里只露一个头的,很少站起来甚至撩衣服!”

“可是我是man,帅,有型本人了啦!粉丝还说我是北极兔~超A的!”

“北极兔就撩衣服了吗?!”

“北极兔……不穿衣服吧?还有林彦俊你要说话就好好说话不要一直揉我的头发啦!发型姐姐刚给我吹的发型哎!”

林彦俊,败!

 


 

Z

Zero

 

陈立农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练习室的木质地板上。自己身上穿着粉色的A班的衣服。

咦?回到大厂了?

门外,彼时留着黑发的林彦俊拖着疲惫的步伐从A班练习室的门口路过。

没来得及想太多,站起来就朝那人跑去:“阿俊!”

 

站在陈立农床头的林彦俊叹了一口气,坐到床边,握住还在睡着的小孩的手。

“别怕,我在。”

另一只手轻轻顺着小孩的背,一下一下地,无奈地,宠溺地,心疼地安抚着做恶梦的小孩。

 

林彦俊出现在陈立农房间的那一刻,小鬼就开始悄悄向门边蹭,然后精准地在两人抱到一起后从房间撤离。

发送消息:陈立农做噩梦*7,林彦俊早起*6。林彦俊起床气消失指日可待!(群聊名称:今天超级制霸撒狗粮了吗)



END


今天的我可以拥有你们的小心心吗?